close


   期待著她簡訊的到來,但依舊是空虛的一個幻夢,我曾如此不介意時光的無情流逝,但直到現今離開了心愛的人,才知道以往浪費的時間是多麼值得我懊悔;她對我微笑,我以為自己可以凍結那一個笑靨,一段時間,一些相處,愚昧了三年,直到最後一刻才肯吐露出最真實的心意,不得不配服以前的愚笨,她曾是我觸手可得的存在,有時座位上不見她的蹤影,那一天即可能陷入靈魂出竅的神遊四方,恨不得將她帶到身邊,隻希望能再見到一個笑容,一個悅耳的笑聲,然而事實卻無情的打散我的海市蜃樓,照片前,我凝視著不生動的微笑,趁著深夜的淒涼,我享受著那苦悶,但唯一不同於以往的是:隔天的早晨,迎接我得不在是那親切的招呼……

媚然的一笑,我覺神魂顛倒;無意的一個動作,即可引起我心底的無線波瀾,反襯著失去一切的現今,我反思著,是否真的失去了一切?是否已沒有價值能使我執著?或者,隻是因為自己的膽小而使她也不敢對我坦承,有一次對她說:世界依舊美好,但真實的世界,真得如我們幻想的烏托邦嗎?痛苦真的會過去,而美真的會留下嗎?

   已經有多個禮拜沒有通過電話,有半年的時間沒有見面,在十一月及十二月,會有多項中山及建中,或者我們其餘社團的活動,所以,我想我不值得悲觀於這樣的現況,隻是長期空虛的心靈真的需要慰藉,光是電腦前的談話或者簡訊的聯絡,還不足以滿足自我,為甚麼?總是要我主動對妳坦露,妳曾想過,如果我沒有說出最爛的告白,那又會如此,妳何時也會在我面前face-to-face,說出你最真實的想法,

when?where?how?妳認為我的行徑過度魯莽,但縝密心思的妳,卻是如此喜歡隱藏自我,為何?不讓我看到最真實的妳。

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系統家具工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